综述:香港选举之变——新制度选出新未来


更新时间: 2021-09-17

  新华社香港9月13日电 题:香港选举之变——新制度选出新未来

  新华社记者

  9月19日,2021年香港特区选举委员会(简称选委会)界别分组一般选举将正式举行。作为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首场实践,选举将充分展示新制度的变化和内在优越性,为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和中央对香港行使全面管治权奠定牢固根基,并在由乱转治、由治及兴的伟大转折中,推动香港迈向新的未来。

  代表更广泛 参与更均衡

  11日、12日连续两天,由香港特区选举委员会第五界别委员共同发起的“落实爱国者治港 推动良政善治”街站宣传活动在港展开。多个界别分组近千名当然选委和自动当选的选委在全港各区设置超过1000个街站,落区宣传政纲及倾听市民意见建议。

  “希望借此活动搭建平台,让选委们走进市民和业界,宣介其政策主张以及新选举制度和中央惠港政策,听取广大市民对推动良政善治的意见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谭耀宗在活动启动礼上说。

  今年3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高票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根据决定,香港特区选举委员会扩大到五个界别、1500人,负责选举行政长官候任人、立法会部分议员,以及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等事宜。

  而在一周后,这项新选举制度就将正式“落地”。在选委会的1500个席位中,共有325人已获裁定有效登记为选委会当然委员,并有156人获裁定有效提名为选委会委员;另外,有603名候选人自动当选,412名候选人将于19日竞逐364个席位。

  在观察者们看来,此次完善香港选举制度是以对特区选举委员会重新构建和增加赋权为核心进行的总体制度设计。新选举制度的广泛代表性和均衡参与性,突破了某个界别、地区或政团的利益局限性,使各阶层、各界别、各方面都能够在管治架构中得到全面反映和充分代表,更好反映大多数港人的声音,回应大多数市民的诉求。

  其中,新增的第五界别无疑最受瞩目。

  在完善选举制度下,选委会由四大界别扩至五大界别,在第五界别中新增了有关全国性团体香港成员的代表。该界别选委由全国妇联香港特邀代表、全国工商联香港执委、中国侨联香港委员、全国青联香港委员及中华海外联谊会香港理事当中选出。

  “中国侨联是由全国归侨、侨眷组成的全国性团体,是政府联系广大侨胞的桥梁和纽带。”中国侨联委员廖宇轩期望,能够将侨界的声音带入选委会,为香港作出新的贡献。

  “全国青联的成员在各个青年团体担任主席或领导者,有充分经验了解国家青年发展的情况,所以作为选委,能够综合青年的声音带入选委会。”全国青联委员兼福建社团联会副主席林智彬说。

  总体来看,选委会扩容亮点多多。

  ——多了地区和基层的代表,有在劏房里长大的、有农民和渔民等;

  ——多了优秀人才,有大学校长、香港两院院士等;

  ——多了代表香港整体利益和国家利益的人,体现了“一国”和“两制”的有机统一;

  ……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港澳研究所副研究员李环表示,之前的选委会架构中,第三界别为劳工、社会服务、宗教等界,现在改为基层、劳工和宗教等界。这一变化表明,选委会架构随着香港社会变迁作出了适时调整。

  李环说,近年来,香港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些深层次矛盾凸显,房屋、土地、就业、收入等重大民生问题亟待破解。选委会的新架构能更好代表基层民众利益,反映相关群体的诉求。

  去除“泛政治化”桎梏 从不稳定走向稳定

  “反中乱港势力不断设置并操控各种政治议题,并令其不断发酵,引发政治争拗,社会撕裂,出现民众仅依照政治认同来选择行事的偏颇现象。”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理事叶建明坦言。

  实际上,香港变得越来越政治化与激进化,已成为很多有识之士的共同判断。自2014年非法“占中”以来,尤其是经历了2019年的“修例风波”,香港陷入持续不断的政治纷争乃至管治危机,法治、民主、文明等遭受严重冲击,“泛政治化”已成为阻碍香港稳定发展、甚至危害国家安全的因素。

  “泛政治化令香港社会一叶障目,严重影响了方方面面,阻碍了经济民生的进步。”叶建明强调,只有去除泛政治化与激进化,香港才能重新上路。

  新选举制度直接回应了这个问题——通过对选委会的重构和赋权,让选举回归专业和理性,去除了“泛政治化”的桎梏。在新的选举制度下,爱国爱港人士为香港整体利益和业界利益积极参选,营造了多元化、专业化、重能力、少纷争的参政议政新气象。可以说,中央出手完善特区选举制度,把反中乱港分子排除出特区管治架构,正是旨在让香港恢复社会稳定,走出“泛政治化”的泥潭。

  新选举制度也有助于特区政治体制从不稳定到稳定的转变。

  过往的香港可谓每逢选举必有动荡,2019年的区议会选举中更出现针对爱国爱港参选人制造“黑色恐怖”,凭借不公平选举谋取政治利益的现象。香港选举已成为外部势力和香港反中乱港分子危害国家安全、破坏香港繁荣稳定的工具。

  美西方反华势力的干预与破坏是根本原因。自香港回归以来,他们就大力培植在香港的“政治代理人”,以“民主”为幌子裹挟民意、操控选举,企图与我争夺香港管治权,把香港作为“颜色革命”的颠覆基地,持续制造社会动荡,严重破坏了香港民主自由和高度自治。

  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是维护社会稳定、守护香港未来的“坚盾”。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强调,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堵塞了反中乱港分子利用选举进入特区管治架构的制度漏洞。分析人士也指出,新选举制度让“反中乱港者出局”,重塑了香港的政治格局,“稳定”成为关键词后,将会逐渐改变香港的选举文化和政治文化。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屠海鸣表示,完善选举制度后,香港的管治团队可以聚精会神谋发展、惠民生,解决制约香港发展的深层次矛盾,香港迈向未来的步子将更加稳健。

  “相信通过选举制度的完善,香港一定能够走出长期存在的‘政治泥沼’,集中精力破解深层次矛盾与问题,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实现良政善治,再创发展奇迹。”香港中联办发言人说。

  选出合格管治者 推动香港新发展

  “在新的选举制度下,爱国爱港已不是一句空泛的口号。”“落实爱国者治港 推动良政善治”街站宣传活动现场,中华海外联谊会常务理事、港区省级政协委员联谊会主席郑翔玲说道。

  诚如斯言,新选举制度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落实“爱国者治港”根本原则,选出善于在治港实践中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善于破解香港发展面临的各种矛盾和问题、善于为民众办实事、善于团结方方面面的力量和善于履职尽责的合格治港者,切实改善香港经济民生,提升竞争优势,重现“东方之珠”风采。

  令人欣喜的是,此次选委会选举不论自动当选还是需要竞争的参选人,均精心设计政纲,并积极向选民和社会各界宣介,从参选理念和政策主张等层次体现了积极参政、担当作为的勇气和智慧,得到选民认可和支持。

  香港最大政团民建联有超过100名成员竞逐选委,约50人已成为当然选委或经刊宪后当选的选委。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表示,民建联期望选委会做好提名及选出下一届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员的任务,期望特区政府带领全港市民推动社会变革,解决各项积累已久的社会问题,带领香港重新出发。

  “1500名选委会委员未来必定选贤与能,包括为香港选出更多专才当立法会议员,并确保未来特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员更加有能力解决香港深层次矛盾问题,帮助香港打开出路。”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说。

  “在社会稳定和政治安全有了保障后,我有信心香港无论在经济、民生、社会发展方面都会迎来更好的未来。”正如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所言,从香港国安法颁布实施到完善特区选举制度,回顾中央打出的一系列“组合拳”,不难发现其根本目标是维护和发展香港市民的根本福祉,实现香港长期繁荣稳定,推动“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

  9月6日,《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改革开放方案》公布。作为支持香港经济社会发展、丰富“一国两制”实践的重大战略部署,方案为正处在由乱及治、由治及兴关键时期的香港乘势而上,找准“国家所需”和“香港所长”的交汇点,开辟了更为广阔的舞台。

  “中央此次推出‘前海方案’,是聚焦‘港澳所需’‘湾区所向’与‘前海所能’,完全是想民众之所想、急民众之所急。”香港经济学家、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梁海明认为,“前海方案”对正在努力走出阴霾的香港来说可谓一场“及时雨”。

  可以预见,在完善选举制度正式落地后的香港,发展方向将更加明确,融入国家发展大局速度将继续加快,竞争优势也会不断提升。

  “全球发展的最大机遇在中国,香港发展的最大机遇在内地。”骆惠宁强调,随着国家“十四五”规划的实施以及2035年远景目标的确立,香港正面临新一轮历史发展机遇,一定要牢牢地抓住它。

  “我们坚信,在进一步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进程中,香港一定能够打造新优势,作出新贡献。”他说。 【编辑:朱延静】